推薦期刊
在線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客服

客服電話:400-6800558

咨詢郵箱:[email protected]

政法論文

評析許昌保衛戰的影響

時間:2020年06月20日 所屬分類:政法論文 點擊次數:

摘要1944年4月30日拂曉,日軍按1號作戰計劃攻打許昌,許昌保衛戰開始。5月1日,奉命守衛許昌的新編二十九師撤離,許昌保衛戰以中國軍隊的失敗而告終。此役雖對豫中會戰后期有一定的影響,但二十九師師長呂公良在戰前的宣傳鼓動激發了民眾的抗日熱情,他們自

  摘要1944年4月30日拂曉,日軍按“1號作戰計劃”攻打許昌,許昌保衛戰開始‍‌‍‍‌‍‌‍‍‍‌‍‍‌‍‍‍‌‍‍‌‍‍‍‌‍‍‍‍‌‍‌‍‌‍‌‍‍‌‍‍‍‍‍‍‍‍‍‌‍‍‌‍‍‌‍‌‍‌‍。5月1日,奉命守衛許昌的新編二十九師撤離,許昌保衛戰以中國軍隊的失敗而告終‍‌‍‍‌‍‌‍‍‍‌‍‍‌‍‍‍‌‍‍‌‍‍‍‌‍‍‍‍‌‍‌‍‌‍‌‍‍‌‍‍‍‍‍‍‍‍‍‌‍‍‌‍‍‌‍‌‍‌‍。此役雖對豫中會戰后期有一定的影響,但二十九師師長呂公良在戰前的宣傳鼓動激發了民眾的抗日熱情,他們自發地投入保衛許昌的戰斗中,和二十九師官兵一起奮起還擊,使日軍進攻一再受阻‍‌‍‍‌‍‌‍‍‍‌‍‍‌‍‍‍‌‍‍‌‍‍‍‌‍‍‍‍‌‍‌‍‌‍‌‍‍‌‍‍‍‍‍‍‍‍‍‌‍‍‌‍‍‌‍‌‍‌‍。在戰斗過程中,二十九師全體官兵寧死不屈,無一人投敵叛國,彰顯了中國軍人的民族氣節。

  關鍵詞許昌保衛戰豫中會戰呂公良

黨政干部學刊

  1944年,中國抗日戰爭進入關鍵階段,國際反法西斯戰爭轉入戰略反攻階段。此時的日軍因在太平洋戰場上屢遭失敗,其在東南亞各地軍隊的海上交通線遭到威脅。日本大本營為“打通粵漢、湘桂以及京漢鐵路南部,實現與南方地區的鐵路聯絡,同時摧毀鐵路沿線重要地點上的敵航空基地,以阻止在華美軍空襲我本土”[1]10,決定發動“一號作戰計劃”,中方稱豫湘桂戰役,而豫中會戰是其中的一部分(日方稱京漢作戰或河南會戰)。

  4月18日凌晨,日軍在河南中牟強渡黃泛區,豫中會戰打響。22日,日軍攻占鄭州。23日,日軍第三十七師團二二六聯隊進攻和尚橋,許昌抗戰由此打響。26日,日軍第十二軍司令官內山中將在新鄭召集兵團長會議,下達了進攻許昌的命令,決定把進攻許昌的時間定于4月30日。奉命守衛許昌的是第一戰區暫十五軍的新編二十九師,師長呂公良。30日拂曉,日軍第三十七師團在東、南、西、北四門同時發動攻擊,開始攻打許昌。到23點,南門、西門相繼失守。為避免全軍覆沒,在報請上級批準的情況下,二十九師分兩路突圍。5月1日,日軍占領許昌,至此許昌保衛戰結束。

  “守軍除五六百人突圍外,大部被擊潰或戰死,一部分被俘。”[2]280“許昌保衛戰”是豫中會戰中最為慘烈的戰役之一,其持續的時間雖然不長,但影響卻比較深遠。對于這次戰役,“日軍《大陸打通作戰》寫得非常詳盡,而我軍許昌保衛戰,除了官方的戰史提到點外,竟無人寫點文章留待后人憑吊”[3]27,對許昌保衛戰影響的評析在學界也是空白。因此,筆者希冀在前人幾篇記敘性文章的基礎之上深入剖析此次戰役的影響,以使更多的人對其有更加全面和系統的了解。

  一、激發了民眾的抗日熱情

  奉命守衛許昌的新編二十九師,師長呂公良素以“還我河山”“馬革裹尸”自勵。奉命伊始,因大敵當前,各界思想非;靵y,甚至有極個別的民族敗類向日軍暗送情報。據此,一方面他通過城防聯防司令部召集有行署專員楊保東、許昌代理縣長金濟寰、參議會議長尚松森、自衛團團長周鵬飛、商務會會長王蔭棠、農會會長鄭少圃、工會會長王瑞安等人參加的聯防會議,動員各界人士,在不同階層進行整肅行動,在民眾中進行抗日宣傳;另一方面,加緊構筑城防工事,加固陣地。

  為了鼓舞士氣,激發民眾的抗日熱情,呂公良還陪同各界代表俯瞰了陣地一角,并滿懷信心地說:“前有能攻善守的陣地,外有多方面的支援,上有戰區長官部的策應指揮,后有各界人士的支持,只要我們同心,完全可以阻擊日軍南侵。”[4]132隨后,呂公良根據各方的動議,采取了兩條策略:一是為減少許昌激戰時不必要的損失,有組織地讓地方官員及大的商號疏散到城郊和其他村鎮;二是疏散到四鄉的官員,要負起抗日的責任,發動四鄉的團隊、鄉丁和民眾,同進犯的日軍開展不同形式的阻擊戰。在城南,三圈橋區丁周繼吾、石茂昌受金濟寰縣長之命,帶領榆林鄉地方自衛隊阻擊日軍。

  “因阻敵有功,在1945年‘8·15’日寇投降后,許昌行署專員吳協堂,任命石茂昌為區自衛隊長”[5]131,這件事也被當時的中央社、新華社所報道。在城西,日軍三十七師團先頭部隊途徑許昌以西的靈井寨時,鎮長王天元率領區隊,打了日軍一個伏擊戰,打得日軍亂竄亂跑。兩天后,駐魯山的河南省政府傳報了一則新聞,稱“許昌靈井同日軍發生激戰”[6]131。在城東,敵騎兵第四旅團按計劃從五女店東側向南進犯時,遭到了國民黨泛東挺進軍獨立第三旅第五團蘇干城部和四省邊區第一縱隊康樂山部的堅決抵抗,“日軍遭到重創”[7]133,被迫改由五女店西向許昌以南進犯。這些不同規模的反擊,雖扭轉不了戰局的發展,但激發了民眾的抗日熱情,滯擾了敵人。

  二、使日軍進攻一再受阻

  1944年4月26日,日軍第十二軍司令官內山中將在新鄭召集兵團長會議,下達了進攻許昌的命令。27日16時,師團長召集各隊長,下達了命令(三十七師作命甲第33號):“為了攻擊許昌附近敵軍,明日(28日)日落后開始行動,后天(29日)5時以前,應以主力進入和尚橋附近,一部兵力進入長葛縣西南側。”[8]99會議將進攻許昌的時間定為30日拂曉。

  按照計劃,29日晚日軍完成了對許昌的縱深包圍,天亮時首先擊潰許昌東西兩側援軍,把許昌變成一座孤城。30日晨6時,日軍首先對城東、城南發起進攻,接著城西、城北也發生戰斗。“許昌為一平原地帶,附近無險可守……裝備可能是國軍中最差的”[9]24,但出乎意料的是日軍在四郊的推進并不順利,進攻一再受阻。“在城南思故臺,我守衛部隊一個連,憑借工事,居高臨下,沉著應戰,給來犯之敵以迎頭痛擊。堅持到下午,連續打退敵人四次沖鋒。”[10]277-278“南門攻擊隊的行動頗為遲緩,正午到達預定線開始了攻擊。”[11]105“城西五郎廟……守軍且戰且退,經過逐村、逐陣地阻擊,9點30分在英美煙公司舊址與敵人展開了手榴彈戰,一時形成膠著狀態,遏制了日軍的進攻。

  ”[12]278““西門攻擊隊方面前進受阻,戰況一時形成膠著狀態。我方傷亡也在陸續增加……”[13]106“阻擊于北俎莊的八十五團二營五連,憑借寨垣有利地形,給進犯的敵人以沉重打擊。”[14]278“據北門攻擊隊報告,該處的抵抗似很頑強。”[15]105“北門攻擊隊于5時正在進攻新張一線,進展不甚如意。”[16]105“塔灣陣地由八十五團六連守衛,當日軍攻打南關戰斗激烈時,該連連長李安唐,除守自己陣地外,奉命兼側射南關之敵,有力地支援了南關守軍,對日軍攻城構成嚴重威脅。”[17]278直到30日中午,除外圍據點被日軍占領外,四關仍在守軍掌握之中。日軍不得不出動飛機、坦克進行狂轟濫炸。17點30分,西門被攻破,日軍踏上了占領許昌的第一步‍‌‍‍‌‍‌‍‍‍‌‍‍‌‍‍‍‌‍‍‌‍‍‍‌‍‍‍‍‌‍‌‍‌‍‌‍‍‌‍‍‍‍‍‍‍‍‍‌‍‍‌‍‍‌‍‌‍‌‍。

  雖然許昌不足一天便陷入了敵手,但日軍三十七師團長野中將對新編二十九師的頑強抵抗還是深感意外,他在日記中嘆道:“重慶軍在第一線采取如此頑強積極反攻的措施,近來實屬罕見。”[18]137延安《解放日報》也有“守軍奮起阻擊,在四郊展開激戰”[19]的報道。曾參與許昌保衛戰的張訪朋也說:“許昌城不過方圓一公里,并且當時城墻已經殘缺斷壁,如果我們不作英勇的抵抗,日軍一個小時就可以占領許昌。而實際上,我們使日軍的進攻一再受阻,最后敵人派來了飛機,駛來了坦克,我們還是堅守許昌城二十個小時。”[20]53湯恩伯在河南會戰后的一次重要會議上也曾說:“除了新二十九師以外,我們的部隊在會戰中幾乎沒有作出任何可以稱贊的事情。”[21]178

  三、彰顯了中國軍人的民族氣節

  1943年,當呂公良得知日軍有突襲渡黃河南侵的動向后,就向第一戰區司令長官湯恩伯請纓:“養兵是為了衛國,練兵是為御敵,日軍虎視眈眈地襲渡黃河,侵我中原,是可忍孰不可忍,許昌作為中原之腹地,它的得失對我豫西、豫南關系極大,我愿率新二十九師3000名官兵,開赴許昌,阻擊日寇,誓與許昌共存亡。”[22]1271944年4月24日,奉命守衛許昌的呂公良在牖民社召開排長以上誓師大會,邀請地方黨、政、人民團體負責人參加,進行戰前動員,表明二十九師與許昌共存亡的決心。他說:“守土抗戰,保家衛國,人人有責。養兵千日,用兵一時。我們要有必勝的信心,要有與許昌共存亡的決心,誓死保衛許昌城。”[23]277彰顯了中國軍人的責任擔當。

  30日拂曉戰斗打響后,呂公良沉著指揮全師官兵,以數千之人,抗擊數萬之敵,以普通輕型武器,與日軍的飛機大炮等重型先進武器較量,使日軍進攻一再受阻,給日軍以沉重的打擊。5月1日凌晨,二十九師撤離許昌城前,呂公良又組織了一次民族氣節的再教育,他同副師長黃永淮一起帶領排以上軍官在師旗前宣誓焚燒:“師旗是二十九師的靈魂,萬一許昌失陷,落入日軍之手,將給中華民族造成莫大的恥辱,為保持我守衛許昌城池官兵的名節,突圍前將其焚燒……我呂公良說一不二,愿在眾人面前發誓,為抗擊日寇,雪國恥報國仇,視死如歸,做一個寧死不屈的中國軍人,絕不做絲毫有損中華民族的事情。”[24]143這些誓言成為二十九師突圍官兵上至師長下至戰士遵循的遵則。到1日上午10時,除少數官兵突圍成功外,其余均在許昌縣鄧莊鄉于莊、小王莊、崗王村一帶被日軍全殲,無一叛國投敵之行徑,彰顯了中國軍人的民族氣節。

  因敵我力量懸殊,許昌失守,“新編第二十九師除三個團長及四個營長全部成仁外,師長及副師長也都殉國,在抗戰史上一個師的各級指揮官犧牲如此之眾,尚無二者。”[25]26-271944年5月1日,侵華日軍第十二軍司令官內山中將親自詢問了呂公良戰死的經過,在日記中寫道:“……今晨攻占河南許昌東北角后,由繳獲名片中得悉,該部為包括新編二十九師師長呂公良中將在內的司令部。因戰時匆忙,未能鄭重掩埋敵將遺體,并樹立標志,身為武士,不勝慚愧!”[26]15當呂公良的遺體被找到時,“他(內山中將——作者注)整整衣冠,畢恭畢敬地向死者作了個九十度的鞠躬”,[27]212并下令為呂公良立碑。“第二天,一塊由侵略者為被侵略者豎的特別墓碑,就在許昌東郊落成”[28]212,這表達了一個日本軍人對中國軍人的欽佩和尊重之情。日本外務省亞洲局監修的《中國人名詞典》一書中也有這樣的記載:“呂公良中將自1942年任新編二十九師師長,當年39歲,原籍浙江開化人,黃埔軍校畢業,1938年曾任第八十五師參謀長,為抗戰派的中堅干部。”[29]158

  5月1日,許昌城落入日軍之手。與此同時,原本在信陽的日本軍隊也沿平漢路北犯,于5月8日南北兩路日軍在西平會師,打通了平漢路南段。遂日軍陸軍、戰車及坦克部隊得以順利經由此線到達各個戰斗據點,這就使湯恩伯的主力軍暴露在日軍的進攻之下,由此湯恩伯兵團處于被動之勢。日軍開始沿此線捕捉湯恩伯兵團的主力,湯兵團雖被迫轉移兵力于登封、嵩山附近,但仍被日軍步步緊逼。后日軍攻陷了郟縣、臨汝等地區,于5月18日包圍并攻打洛陽。5月23日,洛陽陷落。“洛陽的陷落,標志著‘平漢作戰計劃’的基本完成”[30]177,也標志著豫中會戰以國軍的失敗而告終。

  參考文獻

  [1][8][11][13][15][16]日本防衛廳防衛研究所戰史室.中華民國史資料叢稿(譯稿).一號作戰之河南會戰[M].北京:中華書局,1982.

  [2][10][12][14][17][23]李逢春.許昌史話[M].鄭州:中州古籍出版社,1998.

  [3][9][25]黃潤生.臨危受命喋血許昌.許昌文史資料(第十七輯)[Z].許昌: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河南省許昌市委員會學習文史資料委員會(內部資料),2003.

  [4][5][6][7][18][22][24]宋德明.許昌抗日浴血戰實錄.許昌文史資料.紀念抗日戰爭勝利六十周年呂公良烈士專輯)[Z].許昌: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河南省許昌市委員會學習文史資料委員會(內部資料),2005.

  作者:馬麗

  政工師論文投稿刊物:《黨政干部學刊》是中共遼寧省委黨校主辦的綜合性理論刊物,擔負著全面宣傳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和“三個代表”重要思想,完整、準確地宣傳、闡釋黨的路線、方針、政策,引導廣大黨員和干部樹立正確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提高馬列理論素養和實際能力,促進黨的事業發展的任務。

泳坛夺金走势图